• 村民异国打工身亡 尸骨运回国成难题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2-15 13:40 | 来源:永康新闻网 | 浏览:94 次
  • 村民异国打工身亡 尸骨运回国成难题   冯红兰跑遍了县里的部门,均无功而返  冯红兰跑遍了县里的部门,均无功而返  一家人的合照。因为刘军强的离去,这个家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 一家人的合照。因为刘军强的离去,这个家再也回不到过去了

      2015年8月的一个下午,过了约定日期,出国打工的丈夫还没有把钱打来,农妇冯红兰跑去问丈夫工友的妻子,两人拨通电话后,那边说工地上出事了。

      当时,冯红兰并没有意识到工地上出了什么事。

      第二天,有人告诉她,她丈夫刘军强在工地上死了。

      [工地上的死亡]

      “防腐产业从这里走向世界。”河南长垣县城里竖立的石碑,显示着这里防腐企业的野心与实力。一则介绍里写到,长垣防腐企业年输出队伍1200多支,创造劳务收入8亿多元。

      1976年出生的刘军强,正是拥有防腐技术并出国务工的工人之一。

      10年前,他就已经在阿联酋开始了自己的异国打工生涯。2015年4月前往波黑,是他第三次踏上异国打工路途。雇用他的是河南省防腐保温开发有限公司的项目经理人程步伟,在刘军强所在的樊相镇樊相村,程步伟和四个村民共同签订了合同。

      出国轻车熟路,身边还有三个同乡,临行前,妻子冯红兰和老母亲杨素娥并不十分担心刘军强的异国生活。

      但四个月后,在波黑斯坦纳瑞市的一个火电项目施工现场,刘军强死了。他的死亡时间被确定在2015年8月13日天亮前,天亮时,工人们发现了被绳子吊着的他。

      当地警方要求验尸后,推断他系上吊自杀。

      [不能接受的结局]

      一天后,冯红兰被告知丈夫死亡的消息。丈夫就是出去挣钱的,他怎么会放着好好的钱不挣,而选择死呢?

      作为低保户的刘军强家,缺钱。父亲过世,母亲和妻子多病,他负担重,常年在外打工。

      去波黑打工挣钱前,他刚刚借款盖了一栋两层小楼。

      “他儿子马上成年了,农村小孩结婚早,不盖楼哪中?”刘军强的发小说。

      “要不是盖这楼,军强也不会这么着急出国打工多挣些钱了。”冯红兰看着崭新的家,眼中逐渐湿润起来。

      丈夫和她商量出国时,说了自己的打算,“他说,先去国外拼上几个月,把以前的账告一段落,回来后再去给儿子挣结婚的钱。”

      出国打工,前两个月工资抵押只能拿生活费,但刘军强还是几百几百地往家里寄着钱。但到了8月,寄钱的日期到了,冯红兰却再也收不到丈夫的汇款了。

      时至今日,73岁的杨素娥依然不时痛哭。

      “他是我推着架子车要饭养大的,那时家里穷,我推着他走遍了附近的区县。他怎么说没就没了?”

      失去了家中的经济支柱,老人不得已过起了拾荒生活。

      [顶梁柱为何会死]

      顶梁柱为何会死?翻来覆去想了很多个日子之后,冯红兰说,可能是因为受伤不能回家。

      “他(2015年)6月份给我打电话,说是腰疼得厉害,干不了活。”冯红兰说,“我说不中的话,你回来吧。”

      但后来提前回家的事没有敲定,“公司要我们寄一万元钱过去,当作办手续和买机票的钱,才放他回来。”

      在刘军强签订的合同上,确有规定,乙方提前回国需要自行承担费用。家里当时拿不出一万元钱,刘军强回过头来安慰妻子,“我还能行。”

      但程步伟不认同这个一万元钱的事,“这是胡编乱造。”

      他说,刘军强在工地表现非常消极,“他干了两天,说腰疼。站着干活怎么会腰疼呢,没有重体力的活。”

      程步伟称,刘军强换了四五个工种,还常常不请假就休息。他们做了几次工作,但刘军强不愿意回国。

      “他说,我在这里挣钱呢,我死都不回去!”程步伟说,刘军强不回去,他们也不能勉强。

      在尸检报告中,验尸官发现,在刘军强背部的胸段,脊柱旁有一处10厘米长、3厘米宽的旧伤疤,左右侧腰椎处,有一处5厘米长、5厘米宽的旧伤疤。

      [尸骨安置的争议]

      农民工刘军强死亡的斯坦纳瑞市,距离他的故乡长垣樊相镇,约7800公里。杨素娥现在最大的愿望,是儿子能埋在家乡的黄土里。

      儿子死亡一年半后,她和家人却不知道刘军强遗体的具体位置、遗体是何形态。家人至今还没有到波黑与他的遗体见着面。

      “公司让我们去的人,每人自己出3万元钱办护照买机票,没人带路,自己去。”冯红兰说,当时公司的人还说,办手续需要三个月时间。

      程步伟承认,办护照确实要三四个月才能审批下来。他表示,叫刘军强的家人去,他们不去,没人办护照。刘军强死亡后,当地医院太平间没有冷冻条件,只有一台风扇给尸体降温。没多久,尸体就高度腐烂了,味道很大。

      “当地政府包括环保部门三令五申,如果不处理,他们马上就处理了。”程步伟说,最后公司出于人道方面考虑,让一个殡葬公司入土保存了。

      家属要求将尸体运送回国。程步伟坦言,这是不可能的,与当地政府沟通,拉尸体是违法的,协商多少次,弄不成。记者走访长垣县商务局、长垣县委宣传部、河南省商务厅,得到的说法是,刘军强遗骸回国,几乎成为一件不可能的事。

      长垣县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说,当地的风俗太复杂,这件事很困难。河南省商务厅外经处一位了解内情的工作人员说,“不可能,这个国家,不允许运尸体。”

      但中国殡葬协会下属的国际运尸中心则表示,将尸体运送回国没有问题,该中心温主任说,如家属要从国外运回尸骸,需要填好几份表格以及提供相关证明交至他处,便可着手办理,“费用不能确定,需要家属那边向航空公司询问。”

      对于多人表示的波黑当地的习俗,不能向外运尸体的说法,温主任予以了否认,“可以运的,沙特等一些中东国家的我们都运过。”

      来源:河南商报

  • 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