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女大学生网络贷款买化妆品 拆东墙补西墙欠34万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3-26 10:42 | 来源:永康新闻网 | 浏览:58 次
  • 女大学生网络贷款买化妆品 拆东墙补西墙欠34万

    口红、护肤油……父亲说价钱加起来不超过4万块

    其中一份借条

    架子上堆满了各种化妆品

    原标题:大二女生债台高筑

    ■涉及34家网络借款平台:有“名校贷”“今借到”等

    ■为还贷再借贷,一年不到借了25万元左右。她说至少已还了16万,目前本金加利息还欠34万多元

    西安一名大二女生为了买化妆品,在短短一年里,先后通过34家网络借款平台借款,少则数百元,多则两三万。为了偿还这些本息,借债还债,结果利滚利,债台高筑,如今被四处逼债。

    每月有2400元生活费千里之外向父母求助

    3月22日下午,远在海南的田先生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,“孩子先问我能不能来趟西安,我问啥事,她又说算了”。

    田先生的女儿小依今年20岁,是西安城南一所高校的大二学生。田先生说,感觉孩子说话吞吞吐吐,似乎有难言之隐,他便让妻子赶紧给女儿打电话细问,孩子说她借了高利贷,急需3000元还债。田先生纳闷了,他每月给女儿2400元生活费,足够日常开销了,她还借高利贷干什么?

    “电话里,女儿多次跟她妈妈说,对不起我们,给我们惹祸了,不想活了……”田先生说,问孩子到底欠了多少钱,孩子也不说,只说现在好多电话来催债。担心女儿出事,田先生赶紧给学校打了电话,让老师照看好孩子,等他来校。同时,田先生嘱咐女儿,再有催债的电话,让对方打他的电话,他全权处理此事。

    田先生说,当晚,他和妻子就从海南坐飞机赶到西安,“我们出发前,我就接到了8个催债电话”。经过细问,小依当天急需3000元,是为偿还借一个私人的2600元,她要不还对方不让她走。实际上在钱未给对方前,小依被人家“控制”在一辆车上,虽然没对她干什么,但对方都是男的,她也很害怕……

    为了偿还前面借的钱从别的借款软件上再借

    “究竟欠了多少钱,孩子也说不清。”田先生和女儿对账,发现女儿借贷是为了买化妆品。一开始先从手机上下载借款的App,借款后分期还款。后来为了偿还前面借的钱,就从别的借款软件上再借钱,还不上再找新的借款软件……田先生数了一下,总共涉及34款借款软件,都在正常还款,本金加利息还欠34.4万余元。

    小依第一次在网上借贷,是2016年3月,是在一个“名校贷”的App上申请的,“需要输入个人信息,身份证号,所在院校,学籍号,老师、父母、同学的联系方式等信息。对方要能在教育网上查到我的信息,然后根据我的情况给我发放额度……”华商报记者在小依的手机上查询,她在该平台最多的一笔借款是30000元,而小依讲,实际拿到手的只有两万多元,其余的被扣掉了,她也没搞清楚为什么扣掉,而她要按每月1136.01元的还款金额,还36个月。记者算了一下,3年利息要还一万多元。

    此外,还有爱又米、趣店、花无缺、优分期、E代付、京东金融等App平台借款:有的是每月还本金多少、服务费多少;有的则不这么细分,直接告诉你每月该还多少。小依说,京东金融App借款平台不给现金,而是赊东西,由第三方收货,折价套现。她告诉记者,她第一次买的是一部iPad mini4,售价3990.32元,服务费772.32元,当时她拍好货后,对方将货寄到中介公司,中介给了她2600元左右的现金,她则需向京东金融还款。

    认识了私人放贷的人还不上钱被债主威胁

    在小依的宿舍,她桌上三层书架上全是化妆品。别看有这么多化妆品,小依却说自己并不怎么用这些东西。她说,口红最多的时候有40多支,后来一些不喜欢就扔掉了,每支口红差不多都是三百元左右,最贵的一瓶护肤油1000多元……田先生说,根据女儿说的这些东西的价钱,全部加一块儿也超不过4万块。

    田先生说,孩子为了还网上的钱,通过中介认识了私人放贷的人,最少的3000元,最多一笔是2.5万元。私贷怎么个还法?小依说,借5000元,每天还200元利息,不限制什么时候还本金,只要天天还利息,对方就不催本金,但10天里有一次没还利息,对方就要收取750元的手续费……

    田先生说,“追债的多数是私人放贷的人和通过‘今借到’App平台放款的人,打电话女儿不接,就给孩子同学打、老师打,这些信息都是孩子借贷时留的。”昨晚,小依说在她们学校一个社团群里,债主发布了她所有的信息,并称她“以借款怀孕打胎为由,借了他们的钱,如今逾期,希望同学们及时通知小依……”另一则催款信息称:“您的好友小依以父母双亡买棺材为由,通过今借到平台借款数万元导致逾期……”

    女孩说共向29人借了钱从来没想过要怎么还

    小依说,她总共向29人借了钱,共中19人是“今借到”平台联系的,另外10人是陕西境内的个体。经过父女俩计算,一年不到,小依总共借了25万元左右。小依说她至少还了16万元了,目前本金加利息还欠34万多元。有没有想过借了钱要怎么还?小依摇摇头。她说,“起初借钱只是为了买化妆品,后来担心钱还不上会被列入征信黑名单,也怕学校知道,就继续借,越借越多……”昨日下午,田先生带着女儿到太乙宫派出所报了警。

    田先生说:“每个打来催款的电话,我都要问对方,你们明知孩子是在校学生,为什么要借钱给她,对方也很理直气壮,我们就是专业贷款的,也要挣钱也要吃饭的……”田先生很气愤,这些放贷的还说孩子已经成年了,会对自己的事情负责。他说虽然孩子自身有问题,但也正是放贷市场的不规范,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。

    >>律师观点

    高息贷款不受法律保护

   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良善认为,该事件中的网络小额贷款高额利息,超出法律规定范围的部分,不受法律保护。如果小额贷款的主体是公司,还要审查其是否具备贷款融资的资质,如果未被国家许可,贷款就是无效的。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等十部门发布的《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及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二十六条“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%,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,人民法院应予支持。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”的规定,目前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年利率约6.0%,换算成月息2分,也就是说,超过年利率24%(即月息2分)的部分,不受法律保护。至于该事件所涉及的服务费及复息、罚息等都是变相地收取利息,超过年利率24%的部分不受法律保护。

    华商报记者佘晖摄影佘樱

  • 相关内容